媒体聚焦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聚焦

城市因青年而变

来源: 发布日期:2024-03-07 点击数:1517

  如今,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在中国城市“进化”的影响因子里,多了“促进青年发展”的新考量。

  春节刚过,林超泽手机微信群就活跃了起来。在工作之余,他喜欢组织周围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开展各种运动,羽毛球、飞盘、跑步……这个来自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一家企业的年轻人甚至还专门成立了俱乐部,每逢周末就招呼大家到户外活动。

  “能组织这么多活动,多亏了北仑区建起的青年体育公园。”林超泽说。

  青年体育公园是宁波市北仑区在建设全国青年发展型县域试点过程中新建的重要公共设施之一,占地约3.8万平方米,包含11个篮球场、1个8人制足球场、3个5人制足球场、600米环形跑道以及多功能区、休闲广场等配套设施。

  2022年6月,全国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试点和青年发展型县域试点名单公布。在45个青年发展型城市试点和99个县域试点带动下,全国各地省、市、县(区)高度重视青年发展型城市、县域建设,因城施策出台普惠政策和实事项目,青年发展日益融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实现青年与城市的双向奔赴。

  17省份将青年发展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用好‘认房不认贷’、降低首付、‘带押过户’等政策,优化完善稳市场的具体措施,推进‘青年优居计划’,更好满足居民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

  这是2024年1月,在山东省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山东省省长周乃翔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的内容。其中,推进“青年优居计划”让不少年轻人感到欣喜,27岁的菏泽职业学院教师徐阳昭就是其中之一。

  “青年优居计划”是山东省委组织部、团山东省委等多部门为解决青年住房难问题,推动完善青年住房保障体系,满足多样化住房需求而推出的创新举措。其包括“青年优驿”“青年优徕”“青年优购”三大项目。

  2023年,徐阳昭到菏泽职业学院任教,在办理入职手续时有同事告诉她可以申请“青年优徕”项目,这是面向青年推出的价格优惠、配套完善、服务贴心的公益性集中住房租赁项目。徐阳昭按要求提交相关资料后,3天就得到答复,可以入住学校旁边的菏泽万花湖优徕青年社区。

  “房间条件很好,家用设备基本齐全,我可以说是拎包入住。”徐阳昭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这里租一年送两个月,每月平均房租700元左右。

  类似推动青年发展的政策不只在山东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据统计,今年地方两会期间,17省份将青年发展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数量已超全国半数,为青年发展提供广阔空间、给予保障支持。

  其中,河北、江西、重庆3个省份已连续4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广西、海南、云南、甘肃8个省份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河北、辽宁、上海、江西、广西、四川、贵州7个省份将青年发展型省份写入本次政府工作报告,四川去年以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名义发文提出15条惠青政策举措。福建、江西把“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写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工作报告。

  此外,部分省份还将“小而美”的青年发展项目纳入省政府民生实事,如河南的“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务进村(社区)行动”、湖北的“服务青年乐业乐享”、广东的12355青少年服务站点等。

  城市因青年而变

  青年因城市而聚,城市因青年而兴。

  2022年6月以来,全国45个青年发展型试点城市围绕“城市更友好,青年更有为”,聚焦就业、住房等青年急难愁盼问题,持续优化青年发展环境,努力让青年在城市“进得来、留得住、住得安、能成业”。

  2024年地方两会期间,190个地市将青年发展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持续优化青年成长环境。其中,19个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部署青年发展工作。

  在江苏省苏州市,青少年暑托班项目已经连续3年入选苏州市民生实事项目,据统计,该项目在当地累计开设超3000个爱心公益暑托班,服务青少年超79万人次。

  回忆起2023年暑期开展青少年暑托班时的场景,龚诗怡对年轻家长们的热情印象深刻。龚诗怡是江苏省苏州市太仓市启航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社工。去年夏天,曾负责太仓市鹊桥社区、皇冠新材料、维新村3个暑托班站点的筹建与督导工作。

  为了把这项工作开展好,她与同事提前3个月就开始摸底调研,从活动地点到课程安排再到消防安全,事无巨细、逐一把关。暑托班招募信息发出后,名额被迅速抢光。

  不仅如此,2023年调查显示,受托青少年对暑托班整体满意度达98.2%、家长对暑托班整体满意度达98.73%。龚诗怡认为,青少年暑托班之所以备受欢迎,是因为该项目找准了子女暑期“看护难”的现实需要,能实实在在解决年轻父母的难题。

  如果说,苏州是因“青年需要”创新社会服务,那长沙则因“青年需求”带来新的消费风尚。

  近年来,湖南省长沙市已经成为青年眼里的“网红城市”。除了这里独特的山水和人文环境,到长沙喝一杯“茶颜悦色”,尝一口“文和友”小龙虾,吃一筷子“黑色经典”臭豆腐也成为众多青年到长沙打卡的理由。

  在全国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试点过程中,长沙市明确提出重点促进城市消费升级,依托市青年企业家协会等平台,加大夜间经济发展的顶层设计,鼓励支持青年喜爱的网红品牌持续做大。

  于是,围绕青年消费特点,长沙融合“老字号”和“新网红”,塑造80多个新消费品牌,打造新潮适青的消费空间和场景,充分发挥青年在促消费、育动能方面的积极作用,推动“夜经济”成为长沙的一张响亮城市名片。

  “青年政策分散,要是有平台将相关内容统一集合起来就好了。”在全国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试点过程中,不少城市青年都有这样的诉求。在贵州省贵阳市,“青年卡”就实现了这样的功能。

  “‘青年卡’是针对青年群体搭建的服务平台,其中包含青年政策、青年服务、青年福利、青年有为、青年组织五大板块功能,实现了多场景使用的突破。”贵州多彩宝“青年卡”项目经理刘定梅介绍。

  截至目前,“青年卡”服务平台总注册人数达到23.6万余人,访问人数超87.8万人。

  除此之外,河北省石家庄市率先出台《石家庄市青年友好型城市规划导则》,让青年人愿意来、留得住、发展好;辽宁省沈阳市提出深入推进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打造青年友好型街区,持续营造青年多元理想生活场景;安徽省合肥市推进人才友好型、职业友好型、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2023年共引进大学生超过35万人;山东省威海市实施“青年优居计划”,建设一批青年发展友好型街区、园区,打造更有吸引力、更具竞争力的创新创业环境。

  共青团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自全国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试点推出以来,越来越多的城市推出助力青年优先发展的政策、举措,努力用更好的城市体验吸引青年、留下青年。”

  县城青年幸福感增加

  研究生毕业后,郭小洁(化名)选择回到老家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成为一名乡镇公务员,并在2022年成为一名年轻宝妈。

  由于夫妻俩是双职工,平时照看孩子的任务便落到郭小洁父母身上。可遇到父亲生病入院治疗,谁来照看孩子成为夫妻俩最棘手的难题。

  这时,郭小洁想到,自己曾从“微观峰峰”微信公众号上了解到当地出台的《关于建设青年发展友好型城区的指导意见》,在青年生育保障方面给出不少优惠措施,其中就包含在全区公立幼儿园打造青年托育所,对3岁以下的幼儿进行公益托管。

  “经过查找,我发现在离家一公里左右的地方就有一家公益托管机构。”郭小洁回忆,第一次托管时夫妻两人并不放心,于是专门提前到店里咨询、查看,“看到机构环境、工作人员都不错才放心把孩子送过去”。

  郭小洁觉得,因为公益托育机构的帮忙,极大提升了自己的幸福感。

  青年发展离不开区县一级出台的各项政策措施。在2023年地方两会581个区县政府工作报告写入“青年发展”的基础上,今年增加至1109个区县。

  如宁波市北仑区擦亮“青年北仑”品牌,高水平建设全国青年发展型县域试点,保障在建商品房“品质交付”,新筹集保障性租赁住房2700套,发放青年公寓购房码1000个,尽最大努力帮助新市民、青年在北仑安家落户;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提出以全国青年发展型县域试点任务为牵引,抓实青年友好型城区建设各项任务,推出一批青年友好企业、青年发展型社区等友好单元,打造100个青年友好文体空间。

  此外,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提出提质建设青年友好型城市,完善青年驿站运营机制,打造青年双创载体平台、青年友好街区;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提出深化全国青年发展型县域建设试点,深入实施乡村振兴青春建功行动,做好返乡创业青年帮扶;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提出加快推进全国青年发展型县域试点建设,全力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合法权益,新增城镇就业8000人以上、输转城乡劳动力8万人。

  在四川省,不少年轻人还在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过程中感受到区域协同发展的便利。

  1991年出生的罗雨红是四川广汉人,今年是她来到成都市青白江区工作的第7个年头。罗雨红记得在小时候,广汉市与青白江区虽然距离很近,但交通并不顺畅。

  近年来,两地以全国青年发展型县域试点为契机,利用栉比相邻区位优势,共同构建成都都市圈青年发展先行区,并构建一套协同机制,联合发布青年民生实事推动青年发展。

  “现在,两地不仅交通方便了,人员交流也更密切了。大家聚在一起共同为发展出谋划策,很多青年相关的福利政策也得到共享共通。”罗雨红说。

  共青团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如今,随着青年发展型城市建设不断推进,青年优先发展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全国各地区都在用心用情用力帮助解决青年急难愁盼问题,努力以青年高质量发展助力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

  来源:中国青年报


×